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平码公式破解 >
STRONG习的扶贫故事STRONG

发布日期:2020-05-21 01:31   来源:未知   阅读:

  从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到泱泱大国最高领导人,40多年来,习同志无时无刻不牵挂着贫困群众,始终把扶贫使命扛在肩上。

  早在陕北梁家河插队时,他就带领乡亲们打井、修淤地坝、修梯田、建沼气池,向着“一年四季能吃上玉米面”的朴素目标而奋斗。

  在位于河北省正定县新安镇吴兴村附近的一家农业科技公司,工人在管理水培蔬菜(2020年3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在河北正定担任县委书记,他扛着自行车一步一步蹚过滹沱河,走遍全县200多个村子,探索农村改革脱贫路。

  在福建宁德担任地委书记,他几乎走遍所有的乡镇,不断探索“弱鸟先飞”的路子。

  这是宁夏固原杨岭村(2018年8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人类减贫事业的历史高度,精心谋划中国精准脱贫工作,对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作出战略指引并躬身践行。

  习总书记深入全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考察了20多个贫困村,连续4年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政治局会议听取脱贫攻坚成效考核汇报,连续6年召开脱贫攻坚座谈会,连续6年在全国扶贫日期间出席重要活动或作出重要指示,连续6年在新年贺词中强调脱贫攻坚,连续7年在全国两会同代表委员共商脱贫攻坚大计,还多次回信勉励基层干部群众投身反贫困斗争的伟大事业……

  正如习总书记自己所说:“40多年来,我先后在中国县、市、省、中央工作,扶贫始终是我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我花的精力最多。”

  看真贫的故事——“你们得让我看到真正情况,不看那些不线年春天,中国正处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之下。

  这是河北省阜平县骆驼湾村(2019年8月7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赵鸿宇 摄

  这是湖南省花垣县十八洞村(2019年10月29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发(陈思汗 摄)

  拼版照片:上图为脱贫前的湖南省花垣县十八洞村进村道路(2011年12月摄 新华社发);下图为2019年9月拍摄的湖南省花垣县十八洞村及进村道路(新华社记者陈泽国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发

  在湖南省花垣县十八洞村,新郎的迎亲队伍遇上新娘亲友“拦门”(2018年2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在河北省张北县德胜村,徐海成(左)和妻子裴秀平在家中布置春节装饰(2018年2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这是江西井冈山神山村新貌(2020年4月16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浩波 摄

  在江西井冈山神山村张成德家中,在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村吕有金家中,在安徽金寨汪能保家中、陈泽申家中,在宁夏固原杨岭村马科家中……习总书记翻开一本本扶贫手册,“移民直补”“公益林补贴”“计生奖”“劳务收入”,他察看着一项项精准扶贫政策的落实情况,细致询问他们的收入和支出,同困难群众一起盘算脱贫致富的门路。

  拼版照片:上图为脱贫前的江西井冈山神山村一角(2016年1月摄);下图为2019年9月拍摄的江西井冈山神山村一角。新华社发

  “情况搞清楚了,才能把工作做到家、做到位。帮助困难乡亲脱贫致富要有针对性,要一家一户摸情况,张家长、李家短都要做到心中有数。”在河北阜平县看望慰问困难群众时,习总书记这样强调。2013年参加全国两会人大代表团审议时,总书记进一步指出,扶贫不能“手榴弹炸跳蚤”,不能搞“大水漫灌”,对贫困人口要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管理。

  在宁夏固原杨岭村,村民马克俊在茶馆展示茶艺(2018年8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

  端起一杯清香的安吉白茶,这一片片致富的金叶子曾经只是偏僻山村的普通作物。

  采茶工在浙江省安吉县溪龙乡黄杜村的茶山上采茶(2018年3月24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采茶工在浙江省安吉县溪龙乡黄杜村的茶山上采茶(2018年3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农民在贵州省普安县地瓜镇屯上村的“扶贫茶园”里给茶苗除草(2019年7月7日摄)。当地的茶园栽种有浙江安吉黄杜村捐赠的白茶苗。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这是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村山地苹果园(2018年5月24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陕西省延安市志丹县双河镇李家湾村村民在果园采摘苹果(2019年10月22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游客在陕西省延安市志丹县双河镇李家湾村果园拍照留影(2019年10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弱鸟先飞”的故事——“加强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让脱贫具有可持续的内生动力”

  1988年,走完闽东九县后,时任宁德地委书记习以“弱鸟如何先飞”为题写下闽东九县调查随感。

  当时,不少同志把脱贫的希望寄托在国家多拨资金、多一点关照上。习同志认为:“我们有必要摆正一个位置:把解决原材料、资金短缺的关键,放到我们自己身上来,这个位置的转变,是‘先飞’意识的第一要义。我们要把事事求诸人转为事事先求诸己。”“我们完全有能力在一些未受制约的领域,在贫困地区中具备独特优势的地方搞超常发展。”

  拼版照片:上图为2016年11月拍摄的脱贫前的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村村貌(新华社记者吴刚摄,无人机照片);下图为2019年9月拍摄的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新村村貌(新华社记者张宏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

  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新村的儿童在刚迁入的新居内展示新买的衣服(2017年1月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这是2019年8月26日在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新村拍摄的土族盘绣园。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县委书记“返岗”的故事——“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县长要稳在那儿,把责任担到底,不脱贫‘不能走’”

  安徽金寨县花石乡大湾村的村民在茶产业扶贫基地里采茶(2020年4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 摄

  这是河北省张北县德胜村光伏电站(2020年1月3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果耶镇勒阿村驻村张金利(右)和村民一起修建入村道路的护坡(2020年4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这是福建省寿宁县下党乡新貌(2017年9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

  合作社社员在福建省寿宁县下党乡下党村采茶(2020年4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 摄

  “悬崖村”搬新家的村民在山下公路边合影留念(5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悬崖村”村民沿着钢梯下山,准备搬进新家(5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