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5平码四中四三中三公式 >
怎样把连云港搞上去?江苏省委研究室刊文破解“百年谜团”

发布日期:2020-07-13 18:50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古代著名盐场、中国十大海港之一的港口城市江苏连云港,依山傍海,港城相依,又有“东方桥头堡”、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等诸多美誉加身,为何其发展水平和城乡面貌不仅不如其他兄弟港口城市,甚至落后于苏北一些县市?

  近日,一篇试图破解“连云港为何发展不起来”这一堪称“百年谜团”的万字长文,在江苏智库“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微信公众号刊发后,迅速引来广泛热议。文章的执笔作者申斯春、蔡怀平、吕永刚等人所在机构“中共江苏省委研究室战略研究小组”的特殊身份,更是引人遐想。

  日前,澎湃新闻()采访后得知,该万字宏文在对外公开发布之前,已于今年3月5日刊发于中共江苏省委研究室主办的内刊《动态研究与决策建议》上。

  经授权,澎湃新闻现刊发这一文章,以飨读者。为了便于阅读,我们在保留原文内容的基础上,对文章的段落层次多了更细化的分段处理。

  最近,根据省委安排,围绕怎样才能把连云港搞上去这一课题,我们先后到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南京大学、连云港市和省有关部门进行座谈,并到山东、浙江、广西等省(自治区)考察了青岛、日照、宁波、舟山及钦州等港口城市。

  总的来看,连云港饱经沧桑,已从古代著名盐场变为中国十大海港之一,集装箱吞吐量居全世界前30名,取得的成就不可谓不辉煌。但“先天不足,后天乏力”,港口对地方经济发展拉动作用有限,发展水平和城乡建设面貌不如其它港口城市,甚至落后于苏北不少其它市县,特别缺少一种能够提振士气、彰显区域文化魅力的精神特质,令人扼腕,有的专家称之为“百年谜团”,亟待破解。

  历史地看,连云港一直没有摆脱是中西部地区货物进出口“搬运工”和苏北板块“边角料”的角色和境遇,“东方桥头堡”“沿海开放城市”等称号较多,但发展现状距离人们对它的热切期待相差甚远。

  说是“搬运工”,是因为连云港主要拉中西部地区的货,区域经济对港口的依存度不到15%,究其原因是港口建设在腹地、产业、水运等要素方面先天不足。连云港港口上世纪30年代由国民政府批准建设,最初定位是以铁路集疏运为主的中转港口,属陇海铁路局管辖,可见当时先天就没有与产业进行关联。

  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提到要建设上海“东方大港”,同时提出把海州港(今连云港)作为全国四个二等海港之一进行建设,但也指出“以其所控腹地不如营口之宏大,亦不如彼在内地水运上有独占之位置也”,也就是说连云港在腹地、水运等方面存在先天的局限性。从实际运行来看,到1949年,港口年吞吐量不到60吨,上世纪70年代初,也只有7个三、五千吨级泊位,年吞吐量最多275万吨,被认为是“回淤”严重、“没有发展前途”的港口。

  就连云港而言,北面的日照港相距不足100公里,青岛、天津、烟台等港口的货物分流显而易见。2010年,李克强视察连云港时曾说,他在河南当省委书记时货物主要从天津和青岛走。连云港的南面是国际大港上海港,上海依靠长江水道与内地腹地形成非常紧密的链接,连云港与其相比不是一个能量级。即使在本省沿海,除了东台、海安没有自己的港口外,其他均建设了海港,大丰港已经开通到日韩的国际航线。苏中、苏北的出海通道增多,连云港不再是唯一选择。

  此外,连云港港口前期投入“沉没成本”巨大,至今未见明显经济效益,而且近几年来世界经济低迷,波罗的海指数(BDI)持续走低,全球航运业增速下滑到4%,港口未来发展不容乐观。

  说是“边角料”,是因为连云港地处苏鲁边界,因港设市,才逐步从相邻地市划出一部分,拼凑而成,城市发展建设存在规模小、基础弱等先天不足。连云港市于1953年由山东划归江苏,时称新海连市,1961年改现名,当时不带县,仅有8个公社。为了扩大腹地,1983年和1996年两次区划调整,先后把徐州市东海、赣榆,淮阴市灌云、灌南划入连云港,这4个县都是贫困县。目前辖3县3区,在苏北5市中陆域面积最小,人口最少。

  据《谷牧回忆录》记载,1984年,中央最初议定设立沿海开放城市,没有考虑连云港和南通,时任江苏省省长顾秀莲专门去找负责这项工作的谷牧副总理,谷牧在解放初是第一任连云港市委书记,对此非常支持,连云港从而成为首批沿海开放14个城市之一。

  2018年4月10日,江苏连云港,航拍的基本建成的连(连云港)盐(盐城)铁路现场。

  从交通条件来说,连云港是苏北唯一拥有海港、铁路、机场、运河、高速公路等交通集成的地级市,但规划和建设严重滞后于新世纪发展需求,等级不高,集疏运条件较为落后,也严重制约了港口作用的充分发挥。

  从南京到连云港的高速公路,过了淮安就限速100公里,我省计划2018年对该路段进行扩建提速,这一局面将得到改善;徐州高铁已建成10年,而连云港高铁还需翘首以盼,规划建设中的连盐高铁时速仅为250公里,大幅落后于徐州;白塔埠机场是军民两用机场,旅客和货邮吞吐量在全省9个机场中均属末位,其中货邮吞吐量尚不足盐城的1/2。因此,可以说连云港成为江苏交通格局的“神经末梢”了。

  从经济总量看,在14个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中,连云港2017年经济总量仅高于山东秦皇岛和广西北海,居倒数第三位;在苏北五市中,连云港2010年经济总量高出宿迁129亿元,2017年仅超30亿,大有被宿迁赶超之势,事实上宿迁财政收入已超过连云港;与发展同样位于后列但稍强的淮安市相比,2010年连云港经济总量与其差距为195亿元,2017年差距达720亿元,差距越来越大。

  从主观层面看,长期缺乏系统性思维,在港口发展上“一头沉”,出现“成也港口,败也港口”,与发展机遇总是差那么一步的问题;国家和省里给了较高定位和诸多“光环”,在苏北是中央领导直接关注最多的地方,但这也导致存在“等靠要”的心态,积极主动的干劲相对不足,对标意识和接轨意识不强;长期以来,在港、产、城发展上思路不够清晰,缺乏足够定力,先后提出过“以港兴市”、“以工兴港、以港兴市、以市带农”、 “一心三极、一体两翼”、“港产城互动”等多项发展战略,不同时期对“港”“产”“城”关注点各有侧重,在产业发展上未能够持之以恒,招数不多,力度不大,成绩不够突出。

  放眼世界,许多拥有良好港口资源的城市并没有相应繁荣起来,连云港之“谜”不是个例。比如,国内的珠海市,距港澳均不到50海里,港区岸线多个,然而其目前发展状况与建港条件并不优越的深圳相比差距太大,经济总量甚至还不如连云港。国际上以荷兰鹿特丹为例,它与连云港遥相呼应,是亚欧大陆桥的西桥头堡,曾经是世界上第一大港口,但2016年经济发展全球城市排名第53位,其发展水平与港口条件并不完全匹配。

  综上所述,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基本结论:即大港口未必成就大城市,大发展不能完全依赖大港口。港口城市发展要素,既包括政策要素(国家政策、城市规划等)、资源要素(港口、交通、土地等),也包括区域要素(腹地支撑等)、产业要素(产业类型与结构、临港产业等)以及人文要素,缺一不可,不能做单项选择。

  因此,连云港对港口可以依托但不能依赖,必须运用系统化思维,大中小多主体并举,实施全要素融合发展战略,在“产、城、港、文”的有机结合上下功夫,将连云港的优势挖掘出来,改变“搬运工”和“边角料”的角色,成为优等“贸易商”“生产商”和“店小二”,营造更佳的创新创业生态,不断提高城市品质,推进连云港实现协调发展、跨越发展、高质量发展。

  就连云港现状而言,它不像是一个真正的滨海城市,中心城区距离海边很远;不像是一个真正的开放城市,“三外”水平在全省较低;不像是一个真正的发达城市,城市品质与繁华程度不高;不像是一个真正的文化城市,有着悠久历史文化但人文魅力尚未彰显。

  说到滨海城市,人们想到更多的是青岛、大连、三亚、厦门等城市,这些城市都以旖旎的海滨风光著称。

  滨海城市大多是港口城市,但港口与城市发展之间往往会产生矛盾,“城进港退”是在面临这一矛盾时采取的通常做法,这符合港口城市发展或港城关系演变的一般规律和趋势。同时,由于集装箱运输的发展,大型油轮的利用,船舶吨位发展趋势以20万至30万吨大型船舶为主,吃水深、抗浪与续航能力强,海港建设渐从沿海陆地向外海深水区转移,利用岛屿或外滨沙坝(岛)建设离岸海港,或深浅水兼用建设复合式港口。

  目前上海、厦门、日照和青岛等都在积极采取上述举措,上海将港口重心远离城市,与浙江合作,将舟山洋山港打造为上海港的主体;日照实施“退港还海”,将煤码头变身“月亮湾”,让市民看海不再“望煤止步”,该工程得到国家2亿多元的资金支持。

  当然“城进港退”并不全然是港口功能的退化,更多的是为了优化港口布局,更好地发挥港口作用。

  江苏954公里的海岸线,大多是淤泥质海岸,只有连云港拥有较多的基岩和沙质海岸,使其成为江苏唯一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滨海城市。当前连云港 “一体两翼”的港口布局为港口和城市发展拉开了框架,但主体港区仍存在诸多问题,有人说“老港区纯粹是‘形象工程’,已经严重影响了连云港城市的发展”,这话虽不入耳,但也有一定道理。

  目前该港区由于西大堤的建成,将港池内环流切断,导致大量泥沙淤积,需要经常进行清理,运营成本非常高,更主要的是毁坏了昔日最好的港湾浴场,使很多连云港人的“乡愁”不再,加上海边建了一个核电站的因素,海景房价目前仅6000元左右,而远离海景的市区房价已高达1.5万元以上,这是老百姓用脚投票的结果。

  连云港打造滨海风光,同样可以考虑“城进港退”以及在外海离岛建设港口策略,比如考虑拆掉西大堤,主港区上可保留集装箱和邮轮码头,其他可搬至徐圩或赣灌两翼,在提升港口效能的同时,还城市建设最优的发展空间,还连云港特有的美丽海岛和碧海港湾。

  除了海水、海滩,还有海岛游,江苏13个基岩质海岛都在连云港,可以说得天独厚。目前主要开发了秦山岛和连岛等岛屿,但也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连岛是江苏最大的岛屿,集青山、碧海、海蚀奇石、天然沙滩于一体,然而现在通过一条6.7公里的所谓中国最长拦海大堤与大陆相连,虽然增加了方便,但也削弱了岛屿特色和飘洋过海的乐趣。人们去厦门旅游,难以想象鼓浪屿岛如被桥或堤连接是否还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连云港还有一个前三岛(包括3个岛屿),与山东存在争议,争取力度不够,开发力度也有待加强。

  世界上国际性海港城市基本上都有大型临港工业,否则发展基础不牢,难以经受经济危机冲击,目前美欧积极推动再工业化和重振制造业就是证明。

  当前很多国内港口城市都在提升产业竞争力上发力。青岛因应全省新旧动能转换(山东于2017年5月成立省新旧动力转换推进办公室,并申报国家级泛济青烟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与阿里巴巴合作加快“互联网+”智慧港口建设,推动港口物流、贸易和产业齐头并进。济钢、莱钢搬迁至日照,优化了山东钢铁产业布局,极大提升了日照产业竞争力。中马钦州产业园是我国第三个中外两国政府合作共建的产业园区,该园区在继承传统园区发展模式优势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建设具有自由贸易功能的新一代国际化、创新型园区(4.0版),致力于建设高端产业集聚区、产城融合示范区、科教和人才资源富集区、国际合作和自由贸易试验区。

  工业用地、环境承载能力以及港口资源等方面的优势,都使得连云港市比江苏其他地区更有基础和条件发展包括石化在内的临港产业。连云港还具有国家七大世界级石化基地的“路条”,这也是其他地方难以具备的优势。

  可以考虑将我省沿江地区的石化产业向连云港转移,当然这些产业规模需要符合战略环评要求,定位必须相对高端,具有国际水准,完全符合环保要求,这一点可对标新加坡临港石化产业。

  广州为强化其中心城市地位,于2017年提出“IAB”战略,即对其传统三个支柱产业(汽车、石化、电子信息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的同时,着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制药(即IAB)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武汉发布2016年三大战略新兴产业薪酬报告,其本硕博平均薪资仅低于北上广深,表明只有与高工资相匹配的高端产业才能吸引高端人才。

  建议连云港实施“弯道超车”战略而非“追赶”策略,即在通过创新来提高包括石化在内的传统支柱产业的发展质量,推进其持续稳定发展的同时,加大力度培育具有较好发展基础的生物医药等战略新兴产业,为以后获得更多发展的潜力和后劲,避免再次出现步步紧跟、却步步落后的尴尬局面。

  2017年6月,上海、青岛、大连等6个地区获批“中国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青岛积极打造东北亚区域性国际邮轮母港,连云港可以探讨是否有条件发展邮轮经济。

  人工岛、海洋能源、天然气水合物、海水生物资源利用等也是21世纪非常具有发展前景的海洋产业,连云港应结合自身优势,及早布局,加快发展。

  沿海港口中开放程度较高的是距离连云港不到200公里的青岛港,2000年青岛港集团与英国铁行集团开展“两国两方”的合作,目前已拓展至“四国六方”模式,成立40余家合资公司,2016年落地合资合作项目30个、投资总额约140亿元,集装箱吞吐量年均增长率50%。

  宁波、天津等都非常重视与内陆港(无水港)的联运发展,宁波密切与省内港口、长三角港口、南北沿海港口以及中西部地区“无水港”的合作,形成了港口经济“紧密圈、核心圈、辐射圈”建设的格局,其无水港集装箱业务年增长速度超过40%。

  义乌不靠山、不靠海,交通不便利,没有产业基础,今天它却成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义乌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国际友好城市间的经济、文化、旅游等方面交流,与86个城市保持官方交流往来,与18个国家和地区的24座城市结成“姐妹城市”。义欧班列于2014年开通,是中欧班列中线公里,也是到达境外城市最多的专列。如今,在义乌街头不时可以见到“洋面孔”以及异国风情餐厅。随着义乌对外开放步伐的加快,以及包容的城市生态,越来越多的外商前来“淘金”、定居。2017年,义乌共登记管理来自195个国家和地区的境外人员共计50.1万人次。

  作为沿海开放城市,要实现与其地位相适应,连云港需要加大对内对外开放力度,塑造更加开放包容的营商环境和城市精神,进一步增强城市发展活力,避免出现山西、东北等地出现的外来投资“高原反应”和“投资不过山海关”现象。

  打造开放城市,应优先考虑加强与国内其他城市的合作交流。充分利用地缘及政治优势,加强与苏南和徐州等省内城市的合作,这些地方与连云港有着较强的产业关联度,交流沟通渠道更加顺畅。

  随着未来两年徐连和沿海高铁的通车,连云港有条件进一步加强与上海、山东以及北京等地的产业合作。同时,密切与陇海线上各内陆港的关联度,对连云港来说也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连云港具有与日韩和中亚东西双向开放的便利条件,具有更大的发展开放型经济的潜力。2016年实际利用外资处于全省后列,与宿迁相比,仅高出0.5亿美元。位于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的钦州市经济总量尚不到连云港的1/2,但其充分利用与东盟国家合作便利的优势,以港口促开放,2016年进出口贸易额和实际利用外资数量与连云港基本相当。

  连云港未来需要真正发挥“一带一路”桥头堡的优势,把外向型经济做得更加风声水起。建议借鉴中新苏州工业园、中马钦州产业园的成功经验,在现有中哈物流园的基础上,建设中国-上合组织成员国产业园,成为带动连云港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此外,连云港还需在吸引国外人才以及优化服务软硬环境等方面下功夫,建议招收国外留学生、举办国际性比赛和论坛等活动。

  打造知名文化城市,需要拥有城市特色文化品牌,比如厦门鼓浪屿,青岛八大关,舟山普陀山等。连云港文脉久远,文化旅游资源丰富,可惜大部分“藏在深闺人未识”,需要深挖细掘,精心打造,形成城市文化品牌。

  除了花果山,连云港还有藤花落史前人类古城址、秦汉文化。孔子曾到此登山观海,秦始皇三次东巡连云港(古时称海州),并立石阙,作为“秦东门”。东汉摩崖造像,比敦煌还早一二百年,有“九州第一窟”之誉,可惜风化严重,如不及时采取保护措施,恐10年后已难再现。徐福率众三千东渡为秦始皇求取长生不老药,其实也是中国航海第一人,更是中日韩文化最早的传播者。花果山风景区郁林观石刻群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共有16处重要石刻,其中“唐隶宋篆”两处碑刻最为有名,堪称我国书法艺术中的瑰宝。与《西游记》《封神榜》媲美的《镜花缘》是李汝珍在海州写就。

  连云港近代人士也值得大书特书。近代“实业救国”“江北三大名流”,除南通张謇外,另外两人沈云霈、许鼎霖都是连云港人。

  沈云霈是近代实业家、政治家、教育家,沿海滩涂开发领域早期的开拓者,东陇海铁路的奠基人,被赞为“中国商界之嚆矢(先行者)”。许鼎霖是清末民初著名的政界要员和实业家,与张謇等人创办耀徐玻璃、海丰面粉等10余家公司。还有最早帮助连云港勘测港口的专家荷兰人格日勒、范格普鲁尔,可作为连云港开放文化的象征。

  目前连云港在着手申创全国历史文化名城,这是连云港实施“港产城文”融合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是提升城市文化内涵的重要契机。

  建议,一是要营造全民参与保护文化遗产的良好氛围。采取多种措施,调动全市居民的遗产保护积极性。

  二是打造更有品位更具特色的历史文化名城。需要最大限度保护好各类历史文化的原真性、整体性和生态性。积极打造连云港老街等地标性的历史遗存,借历史遗存打造连云港新名片。

  三是正确处理好保护与传承的关系。科学制定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走出一条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文化与旅游相互促进的成功之路。

  四是加大依法保护古城力度。进一步健全完善法律保护体系,加大保护力度,不要再犯把海州古城拆除的傻事。

  省委十三届三次全会提出,要提升连云港的发展站位,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支点来规划发展、重点支持。这对连云港提出了更高期待、更高要求。

  在新时代谋划连云港的未来发展,既需要其内在发力,也需要跳出连云港,从更宏观的视角进行审视。建议省委省政府加大支持力度,为其实现“四个象”的高质量发展创造更为有利的发展环境和条件。总体而言,需重点处理好以下四个方面的关系。

  作为具有国家“一带一路”、海洋发展战略、江苏“1+3”功能区战略等多重叠加优势之地,连云港需要踩到国家和省发展战略的点子上,在“大战略”下找准发展定位,明确自己的“小目标”,结合自身优势,运用系统化思维,实施全要素融合发展战略,在“产、城、港、文”的有机结合上狠下功夫。

  建议省级层面,在产业布局上,推动重大工业项目在连云港落户,在石化等重化工和高科技项目布点上对连云港予以重点倾斜,以有效发挥其发展临港产业的优势。

  在开放平台上,支持申建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港,加大推进开放力度,使连云港成为按国际规则运行的人财物流集聚的平台,并建议争取在连云港召开“上合组织峰会”。

  在园区建设上,在现有中哈物流园的基础上,建设中国-上合组织成员国产业园,深化国际经贸合作空间,充分发挥连云港在“一带一路”中的独特优势。

  在人才培育上,结合产业特色和相应人才需求,加大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支持力度,重点支持依托国家海洋局第一研究所江苏研究院(连云港)、淮海工学院等创建江苏海洋大学、中国石油大学连云港分校,对现有部分高等院校进行升格,扩大办学规模,提升人才培育水平。

  在帮扶机制上,改进现有行政挂钩模式,实行产业功能区协助模式,突破原有“一对一”行政单位挂钩模式,采取“多对多”产业协助模式,结合连云港港口、海洋产业、石化等方面的优势与需求,密切产业链关联,实现优势互补,协同发展。

  发展临港产业是连云港必然选择路径,但重点发展何种产业,重化工产业应该限制在怎样的规模,则需要进一步探讨和研究。

  2017年6月,连云港进行了战略环评,提出石化基地面积由原规划面积84平方公里压缩为62.61平方公里,炼油总规模由原规划5000万吨级削减至4000万吨级等要求,明确重化工产业发展规模以及“环境容量”的“上线”和“天花板”。

  对于连云港而言,是否意味着重化工等项目一定要用足用满“上线”指标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据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预测,未来几年石化和化学工业行业发展面临的环境严峻复杂,增长潜力和下行压力同时并存,对绿色、安全、高性价比的高端石化产品的需求增速将超过传统产业。中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有关专家介绍,中石化以前发展主要靠规模,以后要更多依靠提升质量和效益,未来发展更多的要立足于存量调整,通过供给侧改革,向高端延伸,把效益发挥出来。

  这就要求连云港发展石化产业时既要做大增量,也要适当控制规模,提升产业结构档次,实现后来居上,后发先至。同时,更要为国际邮轮业、国际会展业、国际贸易等现代服务业和高端装备制造业、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医药等新兴战略性产业留出更多的发展空间,优先发展有基础、有前景的绿色生态产业,这需要有更大的决心、耐心和定力。

  据了解,邮轮经济是国际上极具发展潜力的朝阳产业,被称为“水道上的黄金产业”,2016年增长76%。邮轮经济综合效应明显,对相关领域的消费拉动作用与放大程度可达到8-10倍。邮轮经济是开放型经济的标志产业,由此带动的产业也是国际化的高端产业,对提升城市形象、提高城市知名度和国际影响力等方面都具有积极作用。

  1986年,时任徐州市委书记孙家正和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倡导建立淮海经济区,该区包括豫鲁皖苏四省的20个地市,其中核心区主要包括徐州、宿迁、连云港、宿州、商丘、济宁、枣庄和淮北等8个地市。

  淮海经济区核心区城市市长会议至2017年,已召开第七届会议,但目前该区域仍未上升为国家规划。2017年12月,习总书记“十九大”后第一次到地方视察就来到徐州,国务院已批复徐州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定位,这些都显示徐州的战略地位日益重要。

  作为江苏“1+3”功能区战略中的重要板块,徐州将被打造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未来必将大大拓展我省发展纵深。

  由于具有密切的地缘和相通的历史文化渊源,连云港与徐州可以说血脉相连,互为倚重。我省分别于1996年、2015年提出徐连经济带规划和建设沿东陇海线经济带,以做大做强徐连两个中心城市,推进一体化发展。对于希望“向西要人气,向西要腹地”的连云港而言,徐州战略地位的进一步提升必将带来产业、人员、物流等方面更加有力的支撑和拉动作用;同样,连云港的港口、海洋经济以及开放优势,也将对徐州的发展起到显著助推作用。

  建议省级层面,在交通建设上,加大徐连高铁项目、徐宿连航道整治工程的支持,尽快改善连云港交通滞后局面;在产业布局上,推进两地产业关联度,优化产业链布局;在资源共享上,推进资源共享,比如将连云港自由贸易港区服务功能延伸至徐州,提升徐州经济的开放度,等等。

  突破行政边界实施协作融合发展,是当今世界区域经济发展趋势之一。为避免港口间的过度竞争,目前沿海各省基本上都实现了省域内所有港口的整合,浙江于2015年就开始加强港口整合,成立省海港委和省海港集团,我省于2016年成立港口集团。

  对于我省(江苏)而言,如何推进省(市)际间港口的合作,即实现与山东以及上海的合作,避免零和博弈,实现更高层次的共赢,是迫切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与上海的合作,主要是推动连云港在内的沿海各港口与上海港的分工合作。上海是世界第一大港,其港口岸线和临港土地资源紧缺,“十三五”期间积极推动以江浙为两翼的发展格局,这对连云港、盐城以及南通各港口发展空间的开拓,都是难得的历史机遇。

  与山东的合作,一是研究成立海州湾特别合作区。连云港与日照同属海州湾,日照市是这个C形海湾的北端点,连云港市是其南端点。成立主要由两地港口区域组成,进行统一管理的海州湾特别行政区,有助于根据各自产业特点,进行分工合作,实现“1+12”的共赢局面。目前深圳市和汕尾市相邻区域组成的深汕特别合作区,已于2017年9月成立,其成功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二是研究成立海州湾经济区。有学者提出,可借鉴国内外大湾区发展经验,研究探讨成立由连云港、日照、徐州、济宁、枣庄、临沂6市组成的海州湾经济区,以促进该区域发展成为具有世界影响的大湾区。连云港位于该湾区的核心区,对于徐州而言,新沂和邳州能够接收到更为直接的辐射和影响。相对于海州湾特别合作区,这是范围更大、层次更高的区域协作模式。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已经成为国家战略,中国第二个大湾区即包含沪杭甬、苏锡常宁和南通上海都市圈大湾区也正在研究论证之中,海州湾经济区同样值得研究推动。

  三是推动连云港、盐城和南通与青岛的合作。青岛海洋科技领先,海洋装备制造和国际邮轮产业发达。建议推动海洋科技人才与技术领域的交流,特别是连云港可以在国际邮轮、海洋装备制造等产业与其进行更密切的合作。

  (作者为中共江苏省委研究室战略研究小组成员)(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